快捷搜索:  as  test

被忘却的歌随笔

我知道一支歌。

那该是很早很早曩昔,照样我童年的时刻,由于我已经既记不起那歌的曲子,也记不清那歌的歌词了。我的心被回忆融化,期望抓住它,并让它那甜美的春天般的崎岖衷充溢神秘色彩的歌词从新充溢我的心,然而这不可了。

可每次春天,当我走到旷野,碰见害羞的蝴蝶花的眼光,听到头上百灵鸟的歌声,触到风儿青春的爱抚,我便感觉那风是与绿叶逗着趣,像少女一样在草地上翩翩起舞。每次,当我望见漫衍在黑黑的休耕地上、在木犁上哈腰耕地的大年夜地母亲的贫穷的孩子,望一望那些小小的村、蹊径和溪涧,感想熏染着被春天的微笑照晒的无边无涯的向往,这时,甜蜜的温馨、喜悦和盼望的波涛便注满我心。我以前某个时刻的那支小小的歌儿是用它们充足的。

秋日,当沉重的雾躺卧在天空,当火和金样的伤口使森林布满斑点,当小鸟逃离,花儿逝世去,草儿病萎,这时,我多么缅怀那支忘却了的歌。

那是什么样的歌?是在讲我的童年?是在描绘我那小小的村?或者是我曾在那里玩耍过的那湍急的小河的歌?抑或这并不是歌,而只是我这么想象?大概这是我童年游戏时的,现在泉台里悄悄苏息的一个小小的伙伴,大概这是母亲和顺的抚摩,或者她的一滴热泪。

我委婉感人的神秘的歌,你存在过吗?你吗?或者这曾是一个富于想象但有病的孩子的一个怡然得意的梦?

我想为你哭泣,我的被忘却了的歌!

无意偶尔候,我会不会记起你的歌词?会不会再听到你和顺的旷野曲调?

当我认为活得累了的时刻,我躺在宅兆里苏息,从那些使生活变得艰巨的切切种成见中解脱,开脱了使生活变得忙繁忙碌的切切种社会习俗。当我上边的小草泛绿,自己发展出来的野蔷薇花开放;当我忘掉落了统统,我的聪明不再寻觅真理,不再担心有善恶的谎话。这个时刻,在这逝世亡的寂静之中,我的被忘却了的甜美的歌,我信托,我会听见你,并会在你偷偷的崎岖衷神秘而亲切的歌词中入睡,宁静地,像在母亲的怀抱里那般安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